準新娘陳丹的生活照。家屬供圖
  昨晚,準新娘陳丹仍在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,目前腦疝,已無自主呼吸。本組圖片除署名外均由北國網、遼沈晚報記者 薑旭 攝

昨晚,準新郎趙殿輝在醫院接受治療,被撞後也曾一度昏迷。
昨晚,攝影師因頭部受傷在醫院接受治療。
  2月20日晚7時許,鞍山岫岩一對情侶到影樓拍攝婚紗照,不知為何被安排到馬路中間拍照,結果這對情侶及3名影樓工作人員,共5人被一輛車撞傷。
  目前,準新娘在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,腦疝,已無自主呼吸。這對情侶本想下月結婚,沒想到雙雙入院,準新娘生命垂危;準新郎受傷較重,但已脫離生命危險。
  吉普車衝過來5人受傷
  受傷的準新娘叫陳丹,女孩的家屬向記者講述,女孩被撞的地點是在岫岩政府門前的大馬路上,一輛紅色的現代吉普車向正在拍攝婚紗照的5個人沖了過來,幾人同時被掀翻,身披婚紗的陳丹受傷最重。
  從家屬提供的照片看,車輛肇事後停在了馬路的中間,馬路比較寬,周圍站滿了圍觀的群眾。
  家屬稱,3名工作人員都來自於一家名叫施華洛的影樓,一名女性工作人員當場被撞飛,一名男性工作人員被撞後,臟器受損較重,攝影師重度昏迷。事故發生後,5人被送往醫院接受救治。
  昨晚,陳丹正躺在岫岩中心醫院重症監護室內,目前腦疝,已無自主呼吸。準新郎趙殿輝在醫院接受治療,被撞後也曾一度昏迷,受傷也較重,但目前已脫離生命危險。據家屬稱,肇事司機已經被警方控制。
  女孩顱腦出血重度昏迷
  受傷的準新娘今年24歲,家住岫岩楊家堡鎮松樹秧村,受傷前在岫岩城內賣服裝。她與男友認識兩年多了,準備下個月舉行婚禮。準新郎趙殿輝,今年28歲,是位木匠。
  陳丹受傷入院後,每天的治療費用達五六千元,目前已經花了3萬多元,都是由家裡臨時湊來的。
  女孩的家屬說,“由於陳丹傷勢較重,顱腦出血,重度昏迷,醫生讓準備後事,可我們誰都不相信,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也要救她,她的美好人生才剛剛開始啊!”
  陳丹的親戚薑先生稱,該影樓是陳丹通過熟人介紹之後才選擇的,並享受了折扣,價格在3000元左右。事故發生後,影樓方面未派人到醫院看望受傷的準新郎和準新娘,也未給出明確說法,陳丹的家屬對此頗為不解。
  女孩父母遭受沉重打擊
  昨晚9時,記者在岫岩中心醫院5樓的重症監護室見到了陳丹,她仍然處於重度昏迷中。
  在陳丹的病房外,母親盧鳳雲痛哭失聲,倒在地上,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了,嘴裡不停地在念叼著什麼。親屬將她抬上電梯口的一張行軍床上,女兒的受傷同時也擊倒了只有52歲的母親。
  在電梯口的拐角處,與盧鳳雲僅有一牆之隔的是陳丹的父親陳永斌,女兒受傷入院後他就一直坐在電梯拐角旁的一把塑料凳上,一直在哭。他與妻子僅有幾米的距離,但這幾天卻一面也未見,兩人都無法接受女兒遭此橫禍。
  陳丹在家中排行老二,她上面還有個姐姐。
  攝影師第一天上崗就出事
  昨晚10時許,記者在醫院5樓見到了準新郎趙殿輝。
  面部嚴重擦傷的趙殿輝回憶了當時的場景,當時影樓派出的團隊是一個年僅21歲的劉姓攝影師,一名周姓女助理,還有一名男助理。
  當天拍照片的時候最開始是在廣場上拍的,後來攝影師嫌廣場光線暗,就示意換位置。3名工作人員在前面走,兩位新人跟在後面,就來到了馬路中間。當時四個人都背對著車輛駛來的方向,只有攝影師面對著車輛。但幾個人誰都沒有註意到車輛。
  周姓女助理今年20多歲,頭部、腿部受傷,在家人的陪伴下在走廊里活動。她說,當時沒看到車是從哪來的,對於當時是誰提議到馬路中間拍攝一事,她稱已經記不太清了。
  攝影師今年只有21歲,出事當天是第一天上班。他頭部、肺部受傷,呼吸困難。他稱,當天廣場上有跳廣場舞的,背景不凈,影響拍攝效果。他回憶,當時也沒有誰提出來到馬路上拍,就是幾個人一起走過去的,當一起走到馬路中間時,覺得行,就開始拍了。男助理因為傷情較重,剛從重症監護室內轉移出來,無法與記者進行交談。
  律師說法

  如造成人員死亡追究司機刑事責任
  遼寧良友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振革說,在這起事故當中,無論受傷女孩是否死亡,這就是一起交通事故,警方對這起事故進行責任認定,如果司機在這起事故中負主要責任,如造成人員死亡即構成交通肇事罪,將追究司機的刑事責任。
  影樓的工作人員因為是在工作當中受傷,根據勞動合同,可以向影樓提出工傷賠償。
  北國網、遼沈晚報特派鞍山記者 李毅 金國建
(編輯:SN010)
創作者介紹

周慧敏

qm64qmry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